路不蚀遗

all叶只吃叶受
为老叶花钱为老叶打call
爱各位太太(´∀`)♡

【丝路组】姻缘

*萌冷cp的我

*勤快的我

*私设有的我

*发成绩前攒人品的我


       七夕是个热闹的日子——至少在罗马看来。

       满街红线交缠,男男女女光明正大的手牵手走在马路上——这是家风严谨的王耀少有的放肆时刻。

       罗马看着路过的一对对眷侣,凡是二人同行的,无不将自己与对方手用红线牵扯,看着极为讨喜。

       碧眸悄悄地望向身边人广袖下微露的皓腕,不由自主的想着那艳红的丝线若是能一圈圈绕在这人腕上,雪白映着醉红,醉红衬着雪白,定是极好看的。

       想做就做,没有什么是地中海之主不敢做的。这么想着的罗马,在回宫的路上,悄悄买了两根红线。

       然后他趁着夜半,借着月光,小心翼翼的将红线缠在王耀的腕上——一圈又一圈,他绕的很小心,缠紧了怕对方醒来,缠讼了又怕拴不住这个人。

       可为什么要拴住这个人呢?

       当时的罗马不知道,只是默默地,一圈又一圈。

       第二天醒来时王耀并没有生气,只是扯下了那根红线。

       也许他只当这是异国人的好奇,罗马懊恼的想,也未曾去问那根红线的下场。

       以至于在后来那漫长而无望的日子里,他捧着那仅剩的红线,痛苦的想着遥远的故人。

       红线是栓姻缘的。

       站在教堂的穹顶上望着不远处的战场,罗马无端想起当时卖红线的老板对他说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然后对着腕上一圈又一圈的红线哭得不能自已。

       都说姻缘一毫一分,他与他红线却不多半寸。

【丝路组】刺绣

*曾经的脑洞,来源丝路组图片,不记得是哪位太太抱歉

*预警,老王罗马爷爷性格与本家设定有出入

*其实这是篇番外

*还是篇系列文

*第一次发lo,希望格式无错


  “赛里斯,这是什么?”罗马好奇的盯着丝绸锦布上的绣图,转身问道。

   “是刺绣。”王耀接过绣女递来的锦衣,抬手展开——是件大红嫁衣。

  “我朝公主出嫁,当然要用最好的刺绣!”王耀宠溺的看着殿外嬉笑着的小公主,语气温柔。

  “赛里斯赛里斯!教我刺绣吧!”惊艳于绣图的美艳绝伦与王耀温柔的神情,罗马回神后,如此向王耀要求。

  “这不是男子……好吧。”默默咽下脱口而出的话语,王耀勾起一抹恶作剧的笑容。

  “好耶!赛里斯你真好!”兴奋得不得了的罗马跑向针线阁。

    王耀惊讶于他的兴奋过度,却也只是无奈一笑,便与殿外候他已久的小公主会合。

   罗马从来没有这么认真的学过一样东西。

   一针一线,一丝一缕,一勾一挑。

  他想绣一件嫁衣。

  一件比当年公主出嫁时还要明艳的嫁衣。

  然后用那件最美的嫁衣,来迎娶他心中最美的人。

  可惜,他还未绣完那件嫁衣,便离开了那里。

  后来……便再难有后来。

  都说刺绣一线一针,他却没能为他绣出嫁衣一身。